森屿之鹿

目前陷入小英雄的胜出坑中,可以接受轰出,其它一律NO THANKS,cp洁癖严重患者,不谈爆豪右边以及其它所有cp。

高三年更

【杂谈】谈谈抄袭这件事

柳下忆年:

江山sylar:



很希望大家能够正确的看待、认识、以及重视到这个问题。




林朵:







抄袭是文创行业绕不过去的一个坎。




 




无论写作、绘画、音乐还是游戏,总有原创者辛辛苦苦创作出一部作品,汗都还没来得及擦,就看见自己呕心沥血的作品被偷了去,或简单或繁复地包装打扮一番,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家的聚宝盘。




 




对于创作者而言,这绝对是一场可怕的噩梦。




 




而这场噩梦的名字叫做抄袭。




 




但在被抄袭者深感痛心的同时,许多看客却不以为然。他们也会觉得在商店里偷东西不对,但对偷创意、偷文字、偷画面这种行为,态度却很漠然,既不同情被抄袭者,也不反感抄袭者,有的立场甚至会偏到“抄袭之作能比原作更受欢迎,说明抄的人更厉害”这种方向上去。




 




因为他们实在是太过低估了创作的难度,又太过高估了文笔润色、包装和营销的作用。




 




作为一个本职工作与文创行业毫无干系的半吊子写作者,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创作所需耗费的心力并不比其他工作少,甚至可以说是更难更苦,毕竟做的都是从无到有的事。




 




一份好的创作,其功效是从“”到“”,文笔润色、包装和营销这些的功效是加在“”后面的“”。诚然,曼妙的文笔、高超的包装、精准的营销,这些是可以帮助一部作品将口碑、效益无限放大,但前提是必须先有那个“一”,否则,加再多的“零”,也只是“零”而已。




 




因此,保护创作者的权益,是维护整个行业正常运营的基石,用爱发电不可持续,有甜头的事才有更多专业的人去做,科技行业有专利权,文创行业有著作权,都是这个道理。




 




一个良性循环的创作圈子,有健全的版权制度去惩治抄袭者,保障被抄袭者的利益。抄袭可耻是共识,抄袭者一旦败露,就得付出高昂的代价,无论观众还是投资方都会对其避之不及,彻底与之划清界限。于是抄袭者彻底身败名裂,想再翻身是几无可能。




 




有这样严厉的威慑,想动歪脑筋者不敢轻举妄动。原创者可以放心创作,作品好了自然带来收益,于是专心创作者越来越多,整个圈子的创作水平也就水涨船高。




 




反观一个恶性循环的创作圈子,版权制度很不健全,也不会形成“抄袭可耻”的全民意识,辛苦劳作的被抄袭者总是在吃哑巴亏,抄袭者倒是有神功护体,追捧者甚多,偷了别人的辛苦创作,轻轻松松就赚的盆满钵满,日子过的不要太快活。




 




有这样的“好榜样”摆在眼前,谁还会继续老老实实搞创作?想走“捷径”的人只会越来越多。恶性循环久了,优秀的创作者心灰意冷,无利可图,抄袭者却横行霸道,名利双收,直至你抄我我抄你,抄无可抄,整体圈子作品质量下降,甚至崩盘都不是没可能的。




 




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曾经国内的单机版游戏行业就是个惨痛的教训。




 




这几年文创行业发展的越发红火,整体的版权意识似乎也在逐渐增强。但遗憾的是,由于缺乏合理制度的约束,抄袭者大多并没有受到应有的惩处,抄袭行为倒是有愈演愈烈之势。




 




毕竟,抄袭成本太低,利益却是实打实的。




 




凡事都指望个人自律,不可能的。




 




有了利益便有了支撑和底气,相比欲哭无泪的被抄袭者,抄袭者却活的更风光,更惬意。他们肆无忌惮地啃着被抄袭者的人血馒头,诚实创作者的孩子被抢走被卖钱,却悲哀地发现,想要夺回自家的孩子,还得面临付出巨额诉讼费用和很多时间精力的困境。




 




且不说版权官司有多难打赢,就算打赢了,能获得的补偿可能也远远不够为此投入的成本。许多被抄袭的创作者不去争不去告,不是因为他们不想,而是他们根本承受不起这样的损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孩子为强盗赚钱,完全是被逼无奈。




 




但在我看来,这都还不算最悲哀的。




 




最悲哀的,是许多抄袭者还自带大波粉丝。这些粉丝,他们追捧抄袭者到了不分是非黑白的程度,一味维护抄袭者,根本不认为抄袭是一项需要指责的过错,甚至去污蔑与中伤无辜的被抄袭者,摆出一副“抄你是看得起你”的蛮横态度。




 




连最基本的价值底线也从根上烂掉了,诚实的创作者不被支持,可耻的抄袭者广受追捧,这才是最可怕的事。




 




早在十几年前,泛娱乐化的文创产业在国内刚刚兴起之时,便已有“就算抄袭我也支持”的声音频频出现。坦白的说,那时候还是个孩子的我也玩过抄袭的游戏,看过抄袭的小说,但随着成长,我渐渐意识到,对抄袭者多一份宽容,就意味着对被抄袭者的多一份伤害。




 




错了就要改,而绝不是说曾经错了就要一直错下去。如今我会尽自己所能地购买诚实创作者的作品,无论小说、游戏、软件、画册,用钱为自己想要的理想环境投票。




 




我是真的相信这个环境一定会越变越好。




 




但却沮丧地发现,十几年前那种“就算抄袭我也支持”的言论,一直延续到了现在。情况并没有明显好转,反而由于网络传播的放大效应,作恶者越来越猖狂,效仿者越来越众多,抄袭作品赚得越来越多,同时也寒了越来越多原创者的心。




 




也曾见到许多支持原创者的呐喊,都被另一种狂热而非理性的喧嚣迅速压倒。




 




但我依然要写这篇文,只为了把“抄袭可耻”这个观点传递下去。




 




即便眼下的大环境不尽人意,但这个声音总得有人坚持不懈地发出才行。有人发声,改善的希望就不会断绝。




 




鲁迅先生曾说过,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仅以此文,与诸位共勉。




 




END





此文欢迎转载,只需注明原出处即可,不用再来问我。




--------------------------




本文收录于《行文且思》系列,该系列目录如下:




(1)《脑洞与成文之间隔着一个好写手》




(2)《怎么写是作者的事,怎么看是读者的事》




(3)《写时用心,读来交心》




(4)《论写作上瘾是怎样一种感受》




(5)《谈谈抄袭这件事》




-------------------------------------









【胜出】关于梦想的事

♛胜出

♛BGM:Yuri  on  ice 

和绿谷出久刚打完架的那天,爆豪胜己直到夜深也无法安眠。

他躺在床上,两只手都垫在脑袋后面,盯着天花板,脑袋里乱麻麻地无法思考,但他开始不由自主地回忆,以前的很多事,和绿谷出久有关的很多事。

他想到他们打架。

他们两个从小到大、大大小小的打架从来都是他赢,即使开学时他输给了绿谷出久,但那只是模拟场景的结果,和绿谷出久的单挑赢的还是他。

他想到他们的考试。

无论是文武,即使绿谷的笔试成绩从来都名列前茅,他爆豪胜己也从来没排在过废久后面。

他还想到更多的——他们一起踢球,他很轻松的掌握的技巧,绿谷出久却没法学会;他们一起扔石子,他的从来不会没弹七下就沉进水里,废久的却从没弹起过一下。

最后他想起更多的,是很多很多的,即使被揍趴下,那个废久却始终跟在他身后的那段漫长的时光。

他们的脚步一前一后,一个永远在追赶另一个,另一个又一步也不肯放慢,一直向前走着。

他从未发现过那个脚步有超过他的时候,即使现在也在不远的地方发出轻微的声响过来,他没有停,他身边的风景不断地变化,他身边的事物也不断改变着。

但是那个脚步,从他开始行走起就一直成为他身后的一部分。他无数次大喊你走错路了,你该来的不是这边,那个脚步也无数次的无视他的大喊,跌跌撞撞地往这边来。

他曾经想过,是不是以后很长时间里,只有他们两个自己才会记得这样的追赶,是不是只有他们才会像这样一直往前走去,直到他的步调快到对方无法追上,直到爆豪胜己作为第一英雄被世间熟知,直到绿谷出久终于安于他自己的位置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能够和朋友讲起自己幼时太过理想化的梦想。

等到他们都成为不同的人的时候,也许一前一后的脚步不会存在,也许他们几乎要形同陌路,但是一切又会以爆豪的某一次回家为契机,他能在家门前的某处看到要出门或是要回家的绿谷出久,他们会很平和的打招呼,然后稍稍叙旧,十几年的隔阂在他们成长为人后突然消散得无影无踪,之后他们会慢慢的拉近距离,走一遍本来在他们人生前十几年就该走完的路,之后他们仍然会是互相生命中特殊的存在。

也许绿谷出久在喝醉时仍然能想起放弃梦想的痛苦,一边哭着一边说着不甘心,但是等到醒来,他会不好意思地对他说抱歉,小胜,我情绪有些失控。然后爆豪胜己就可以毫不在意地一掌拍上他的后脑勺,在他吃痛抱怨的时候骂他一句废久你什么时候不要人操心。

可是没有,这些在未来都不会发生。

不甘心的是他爆豪胜己,情绪失控的是他,把人拉出去非要打一架的人也是他。

在第一次上基础课时胜了他的是绿谷出久,在体育祭上被宣战的是绿谷出久,被欧尔麦特认可的也是绿谷出久。

他从没有感觉被超过,但是他却越来越感受到,绿谷出久的脚步伴着风声而来,几乎吹动他所在路边的青翠的草丛,轻微的响声不再是在身后,而是随着他的脚步,于身旁的环境中萦绕。

他们从小到大,用了其他人成倍的时间才慢慢走到今天这样心结渐渐解开的程度。

绿谷出久不知道他们之前的关系为什么会这样,他也同样不知道。

因为陪伴着对方走过幼年走过青春的是他们,从来没有离开过对方的也是他们。他们本该亲密无间,他们本该占着对方身旁最近的位置被别人抱怨你们感情怎么那么好。

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

哇,那两个人真的是幼驯染吗?

我第一次见这样的幼驯染。

啊,是啊。老子也是第一次见我们这样的。

但和绿谷出久不同的是,在很久以前,他们还能自然说话的时期,爆豪胜己就已经隐隐有了预感——他们会变成不同的人。

在那个幼小的,会成长到如今的绿谷出久的孩子口中,他成为英雄会有像欧尔麦特那样的,面对任何困境都以狂笑面对的人生,无论对方处在怎样的困境,他都会去救,奋不顾身的。

而4岁的爆豪胜己则想,他会成为最厉害的,即使是欧尔麦特也会被他超越,因为英雄永远都会赢到最后,他一定是那个人。

所以他们成为了如今的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所以他们都想成为很厉害的人,所以他们会吵得凶闹得狠。

他们天生就是互补的,他们能在对方身上看见自己没有的,和自己能有的。

所以他们即使吵得不可开交,打得毫不手软,他们也没办法说服自己不被对方吸引,所以他们即使一边厌恶一边也能在对方身边前进下去。

至今,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已经以各种形式走完了他们相伴的十余年,未来,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都不知道他们前进的道路旁会是什么风景。

但是,至少现在,他们可以稍微期待着一点,他们慢慢走完该有的过程,最后站在同一个世界里的未来了。

至少,当他发现自己的身边突然多出一个人的时候,他能凶狠地瞪着他,看他有点紧张的表情,恶狠狠地嘲讽废久不愧是废久,终于赶上来了。

即使未来可能会被对方多走半步。

那些别扭完之后就闪死人的组合 NO.1

&原著中强欲组和怠惰组的无自觉互动。明明都没在交往但是总觉得被闪了一脸——来自围观者的感言
&我想要新的连载啊……
&此篇时间在35话
&加入了po主对lawless心理的脑补,至于天使酱……天使的脑回路和普通的人类的不一样啊!

        “Hyde.”
        随着这个许久未用的名字被叫出,强欲的真祖突然觉得人类特别是这个电波天使真是太酷了。
        大概也从这一刻开始,Hyde这个名字终于不再是和以前一样可以随便换的东西了,至少现在lawless觉得自己绝对会为保住这个名字做些什么改变。
        “呀……利希特君,”突然出现的大叔有着一头红色的长发,他状似和蔼的笑着,抬起的双手却早已被火焰包裹起来,“真抱歉啊,能再输一次给大叔我吗?”
        “这个大叔是谁啊?”天使酱就是被这个大叔抓进来的啊,lawless这样想着,用精神过分的声音提问道,然后……“利希特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呦!”这样将威胁的意味渗入到每一个字里。
        “别太得意忘形了。”来自身后的威胁话语却是对着lawless的。
        「喂,天使酱,好歹看下气氛啊,不要在莫名奇妙的地方闹别扭好吗。」  lawless腹诽着无视了这句话,「反正天使的脑回路和人类的不太一样。」   
        “彼岸是也,是椿的伙伴,所以,大概是你们的敌人吧,请多指教。”
        “你给我一边凉快去,全部的吸血鬼都由我来解决。”这么说着,双手被束缚住而且状态也很糟的利希特摇摇晃晃地走到那个大叔前面。
        而被这种举动吓到的强欲的真祖尝试劝阻道“不不,那可不行哟~小利希你都已经连脚都站不稳了。”
        这种情况下遭遇强敌可不是什么好事,从自己的状况来看就知道作为eve的天使酱伤势绝不会轻。
       “啊?难道你害怕了吗?胆小鬼Hyde。”利希特不爽的声音传来的同时那双眼睛还传达着怕的话给我滚一边去的信息。
       “胆小?!才不是呢!我是在担心你啊!你都一脸要死的样子了!”
       没错,利希特的脸上有很多血,多半都是他自己的,天知道一个人类是怎么坚持到这个地步的,但是情况再糟下去绝对要死。
       喂喂,自己好不容易有的独一无二的eve,在这种情况下死了是要怎么样啊。这样想着他就火大起来,而罪魁祸首依旧自我中心而且完全不在意自己的伤势。
       “小利希,我说你啊就是太过恣意妄为了!偶尔考虑一下会不会给身边的人带来麻烦啊!”突然间他就这么大声责备起eve来。
       “啊?!干嘛突然说教起来!明明刚才才停止了持续几十年的痛哭流涕的说。”
       “那才不是什么刚才吧!你说的都是多久前的成年往事啊?!!”
       感觉自己被撂到一边的大叔抽着烟开口了:“你们感情真好啊。”
       “谁跟他感情好啊。”×2
       “算了,我们性格合不来这真是一点都没变呢。”lawless放弃了争吵,刚刚失控的情绪也在与利希特的争吵中稍微平复了下来,自己的eve仍旧很精神这点他好好的了解到了。
       “我怎么可能会跟吸血鬼搞好关系呢,要说为什么的话,是因为……”天使酱的标准pose摆好“我是净化世间万物的天使啊!”
        事到如今吐槽也没用了,于是lawless配合利希特摆好pose,然后符合道“真是如此!无人能及的钢琴家,任谁也无法组织的暴力天使!”
        在利希特一脚踢过来的同时lawless一边闪过一边故意发出大喊。这样日常的互动让他感到安心而快乐,之前有的最后一点暴动的情绪也消失不见。
        “面对同一个对手我可没兴致再输一次。”
        “我知道的啦!”
        一面扯出危险的笑容,lawless和利希特同时开始攻击。
       「而且我也没有打算,让袭击我重要的主人的家伙‘无罪释放’啊。」

&强欲组的相处是闪光弹呢,即使有别扭的天使酱,lawless也能随时对人放闪光弹,真是太可怕了。
&怠惰组则是如影随形的非可视的闪光弹,每次回想起他们相处的细节,到处都是闪光弹,而且好可爱,小黑也可爱,真昼也可爱。「打滚」

补了一下servamp的角色盘(就是偶像的那个),感觉强欲组和怠惰组完全反过来www强欲组是lawless宠天使酱,怠惰组是真昼宠小黑,这两个组合都好有爱

【servamp】【黑真】eve的血型和夏日的泳池

&灵感来源于drama夏日·泳池
&故事是关于故意的Hyde和非故意的小黑,结果完全反了www

        “……哈?eve的血型?”
        某一家庭餐厅,久违的真祖会议在这里进行中。
       虽然在很久之前这个因对抗椿而开的会议本身已经变成可有可无的东西,但难得有8人齐聚·都在日本·感情空前融洽三种条件都具备的时候。
        于是心地其实非常善良的御园少爷便主动承担下8人定期在这的消费,servamp们也奉承着既然有人请客为什么不来的心理安定的享受eve心有灵犀不打扰他们兄弟相聚的聚餐。
然后在暴力天使体检后的某一天,心情郁闷的lawless对所有servamp提出了一个问题——
      “呐呐,我说,你们知道自己eve的血型吗?”
      “御园的话我记得是A型,怎么了吗?lawless酱。”Lily首先这么回答道,“lawless酱会对其它eve感兴趣真是难得呢。”微笑的男子力。
       “铁的话是O型血哦,吾辈最喜欢啦。”叫做休的“傲慢”的真祖也回答了。
       藏在桌下的jeje举起不知从哪来的小黑板,上面大写的B表明着御国的血型。
       与此同时,暴食在不断的进食中,愤怒则摆着万年不变的愤怒脸型似乎在思索什么,椿和贝鲁正在比较哈根达斯哪种口味更好吃,明显无视了这个问题。
        那么这里剩下的有eve的servamp里,只剩小黑一个人没有回答了。
        “呐,大哥,真昼的血型是什么啦?不要小气连这点东西都舍不得透露啦。”不依不饶的lawless看向正咬着吸管明显逃避话题的懒惰,追问到。
       小黑吸着可乐一边心想合不来啊,这种他显然不知道啊,真昼的血型什么的,他根本没有想过。
       “看起来是不知道呢,小黑。”马上就发现情况的lily解围道。
         从聚餐开始就明显郁闷的lawless却突然有了精神。
        “什么啊,大哥,连真昼的血型都不知道啊,你可是有eve的人里唯一一个不知道的呢。”   
        喂,吵死了。
       “麻烦死了,那种事情为什么要在意啊……” 反正平时也不会喝血。
        “所以lawless酱为什么会突然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啊?”
        然后省去lawless各种对暴力天使的抱怨,情况是这样的。今天钢琴家去做了体检,验血单拿回来后,眼尖的lawless看到了大写O的字母。去年大家一起去泳池里玩的时候,对作为吸血鬼们的不称职扮演总会吐槽的真昼提出冰沙的糖浆不能换成血浆,但是吸血鬼们的点单也让他忍不住吐槽你们真的是吸血鬼吗。于是大家一起快乐的戏弄了真昼,在故意对真昼报出自己喜欢的血型的时候,坚信利希特是B型血的lawless干脆的报上却见eve对此无动于衷。
        “太奇怪了,利希特明明在奇怪的地方能get到我的暗示才对。” 如此信誓旦旦的hyde,今天终于得知了答案。
        “哈哈,所以才对这个问题很在意吗。”lily做了总结。
       一边的小黑回忆了一下自己当时戏弄真昼的话,好像,是说了A型来着?
       啊,麻烦,是什么都好,不会因为lawless的话而在意的……绝对不会……
       于是在懒惰的走神中,lawless呱噪的声响和时间一起远去。
       回到家时真昼正在打扫卫生,吸尘器的声音令小黑捂住耳朵。
       和什么都合不来的猫咪与吸尘器是最合不来的。
       “啊,小黑,你回来了啊?怎么样,今天高兴吗?”对他露出漂亮笑容的真昼也是他合不来的东西之一。
       “嘛……和平常一样也没什么区别就是了……”关起门来,小黑嘭的变成了黑色的猫咪。
       “……真昼”,在主人头顶安身的小黑突然开口道,“血型,是什么?”
       “诶?问的是什么东西啊?”
       “真昼的?”
       “我的吗?是A型。怎么了?想要喝吗?”
       “不要,麻烦死了……帮lawless问的。”
       “lawless?又和利希特桑发生什么了吗?”
       呀——热爱吐槽的真昼·人妻·少年总能发现事情的真相。
       看样子幸运的没有说错,而且真昼也一点都不会在意。打了个哈欠的懒惰大人想,比起想要讨好主人的hyde,自己还是做一只幸运的吃闲饭的猫就好了。

&谢谢看到这里哦,真昼小天使真是太可爱了,让大家都忍不住欺负www
&不过最喜欢的是真昼的笑脸,健气果断爱直球的少年good job,小黑也很喜欢真昼的笑容呢(在角色盘里重复了两次真昼有阳光般的笑容)
&一定要看漫画原著,小黑和真昼的相处真是太有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