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屿之鹿

目前陷入小英雄的胜出坑中,可以接受轰出,其它一律NO THANKS,cp洁癖严重患者,不谈爆豪右边以及其它所有cp。

那些别扭完之后就闪死人的组合 NO.1

&原著中强欲组和怠惰组的无自觉互动。明明都没在交往但是总觉得被闪了一脸——来自围观者的感言
&我想要新的连载啊……
&此篇时间在35话
&加入了po主对lawless心理的脑补,至于天使酱……天使的脑回路和普通的人类的不一样啊!

        “Hyde.”
        随着这个许久未用的名字被叫出,强欲的真祖突然觉得人类特别是这个电波天使真是太酷了。
        大概也从这一刻开始,Hyde这个名字终于不再是和以前一样可以随便换的东西了,至少现在lawless觉得自己绝对会为保住这个名字做些什么改变。
        “呀……利希特君,”突然出现的大叔有着一头红色的长发,他状似和蔼的笑着,抬起的双手却早已被火焰包裹起来,“真抱歉啊,能再输一次给大叔我吗?”
        “这个大叔是谁啊?”天使酱就是被这个大叔抓进来的啊,lawless这样想着,用精神过分的声音提问道,然后……“利希特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呦!”这样将威胁的意味渗入到每一个字里。
        “别太得意忘形了。”来自身后的威胁话语却是对着lawless的。
        「喂,天使酱,好歹看下气氛啊,不要在莫名奇妙的地方闹别扭好吗。」  lawless腹诽着无视了这句话,「反正天使的脑回路和人类的不太一样。」   
        “彼岸是也,是椿的伙伴,所以,大概是你们的敌人吧,请多指教。”
        “你给我一边凉快去,全部的吸血鬼都由我来解决。”这么说着,双手被束缚住而且状态也很糟的利希特摇摇晃晃地走到那个大叔前面。
        而被这种举动吓到的强欲的真祖尝试劝阻道“不不,那可不行哟~小利希你都已经连脚都站不稳了。”
        这种情况下遭遇强敌可不是什么好事,从自己的状况来看就知道作为eve的天使酱伤势绝不会轻。
       “啊?难道你害怕了吗?胆小鬼Hyde。”利希特不爽的声音传来的同时那双眼睛还传达着怕的话给我滚一边去的信息。
       “胆小?!才不是呢!我是在担心你啊!你都一脸要死的样子了!”
       没错,利希特的脸上有很多血,多半都是他自己的,天知道一个人类是怎么坚持到这个地步的,但是情况再糟下去绝对要死。
       喂喂,自己好不容易有的独一无二的eve,在这种情况下死了是要怎么样啊。这样想着他就火大起来,而罪魁祸首依旧自我中心而且完全不在意自己的伤势。
       “小利希,我说你啊就是太过恣意妄为了!偶尔考虑一下会不会给身边的人带来麻烦啊!”突然间他就这么大声责备起eve来。
       “啊?!干嘛突然说教起来!明明刚才才停止了持续几十年的痛哭流涕的说。”
       “那才不是什么刚才吧!你说的都是多久前的成年往事啊?!!”
       感觉自己被撂到一边的大叔抽着烟开口了:“你们感情真好啊。”
       “谁跟他感情好啊。”×2
       “算了,我们性格合不来这真是一点都没变呢。”lawless放弃了争吵,刚刚失控的情绪也在与利希特的争吵中稍微平复了下来,自己的eve仍旧很精神这点他好好的了解到了。
       “我怎么可能会跟吸血鬼搞好关系呢,要说为什么的话,是因为……”天使酱的标准pose摆好“我是净化世间万物的天使啊!”
        事到如今吐槽也没用了,于是lawless配合利希特摆好pose,然后符合道“真是如此!无人能及的钢琴家,任谁也无法组织的暴力天使!”
        在利希特一脚踢过来的同时lawless一边闪过一边故意发出大喊。这样日常的互动让他感到安心而快乐,之前有的最后一点暴动的情绪也消失不见。
        “面对同一个对手我可没兴致再输一次。”
        “我知道的啦!”
        一面扯出危险的笑容,lawless和利希特同时开始攻击。
       「而且我也没有打算,让袭击我重要的主人的家伙‘无罪释放’啊。」

&强欲组的相处是闪光弹呢,即使有别扭的天使酱,lawless也能随时对人放闪光弹,真是太可怕了。
&怠惰组则是如影随形的非可视的闪光弹,每次回想起他们相处的细节,到处都是闪光弹,而且好可爱,小黑也可爱,真昼也可爱。「打滚」

补了一下servamp的角色盘(就是偶像的那个),感觉强欲组和怠惰组完全反过来www强欲组是lawless宠天使酱,怠惰组是真昼宠小黑,这两个组合都好有爱

【servamp】【黑真】eve的血型和夏日的泳池

&灵感来源于drama夏日·泳池
&故事是关于故意的Hyde和非故意的小黑,结果完全反了www

        “……哈?eve的血型?”
        某一家庭餐厅,久违的真祖会议在这里进行中。
       虽然在很久之前这个因对抗椿而开的会议本身已经变成可有可无的东西,但难得有8人齐聚·都在日本·感情空前融洽三种条件都具备的时候。
        于是心地其实非常善良的御园少爷便主动承担下8人定期在这的消费,servamp们也奉承着既然有人请客为什么不来的心理安定的享受eve心有灵犀不打扰他们兄弟相聚的聚餐。
然后在暴力天使体检后的某一天,心情郁闷的lawless对所有servamp提出了一个问题——
      “呐呐,我说,你们知道自己eve的血型吗?”
      “御园的话我记得是A型,怎么了吗?lawless酱。”Lily首先这么回答道,“lawless酱会对其它eve感兴趣真是难得呢。”微笑的男子力。
       “铁的话是O型血哦,吾辈最喜欢啦。”叫做休的“傲慢”的真祖也回答了。
       藏在桌下的jeje举起不知从哪来的小黑板,上面大写的B表明着御国的血型。
       与此同时,暴食在不断的进食中,愤怒则摆着万年不变的愤怒脸型似乎在思索什么,椿和贝鲁正在比较哈根达斯哪种口味更好吃,明显无视了这个问题。
        那么这里剩下的有eve的servamp里,只剩小黑一个人没有回答了。
        “呐,大哥,真昼的血型是什么啦?不要小气连这点东西都舍不得透露啦。”不依不饶的lawless看向正咬着吸管明显逃避话题的懒惰,追问到。
       小黑吸着可乐一边心想合不来啊,这种他显然不知道啊,真昼的血型什么的,他根本没有想过。
       “看起来是不知道呢,小黑。”马上就发现情况的lily解围道。
         从聚餐开始就明显郁闷的lawless却突然有了精神。
        “什么啊,大哥,连真昼的血型都不知道啊,你可是有eve的人里唯一一个不知道的呢。”   
        喂,吵死了。
       “麻烦死了,那种事情为什么要在意啊……” 反正平时也不会喝血。
        “所以lawless酱为什么会突然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啊?”
        然后省去lawless各种对暴力天使的抱怨,情况是这样的。今天钢琴家去做了体检,验血单拿回来后,眼尖的lawless看到了大写O的字母。去年大家一起去泳池里玩的时候,对作为吸血鬼们的不称职扮演总会吐槽的真昼提出冰沙的糖浆不能换成血浆,但是吸血鬼们的点单也让他忍不住吐槽你们真的是吸血鬼吗。于是大家一起快乐的戏弄了真昼,在故意对真昼报出自己喜欢的血型的时候,坚信利希特是B型血的lawless干脆的报上却见eve对此无动于衷。
        “太奇怪了,利希特明明在奇怪的地方能get到我的暗示才对。” 如此信誓旦旦的hyde,今天终于得知了答案。
        “哈哈,所以才对这个问题很在意吗。”lily做了总结。
       一边的小黑回忆了一下自己当时戏弄真昼的话,好像,是说了A型来着?
       啊,麻烦,是什么都好,不会因为lawless的话而在意的……绝对不会……
       于是在懒惰的走神中,lawless呱噪的声响和时间一起远去。
       回到家时真昼正在打扫卫生,吸尘器的声音令小黑捂住耳朵。
       和什么都合不来的猫咪与吸尘器是最合不来的。
       “啊,小黑,你回来了啊?怎么样,今天高兴吗?”对他露出漂亮笑容的真昼也是他合不来的东西之一。
       “嘛……和平常一样也没什么区别就是了……”关起门来,小黑嘭的变成了黑色的猫咪。
       “……真昼”,在主人头顶安身的小黑突然开口道,“血型,是什么?”
       “诶?问的是什么东西啊?”
       “真昼的?”
       “我的吗?是A型。怎么了?想要喝吗?”
       “不要,麻烦死了……帮lawless问的。”
       “lawless?又和利希特桑发生什么了吗?”
       呀——热爱吐槽的真昼·人妻·少年总能发现事情的真相。
       看样子幸运的没有说错,而且真昼也一点都不会在意。打了个哈欠的懒惰大人想,比起想要讨好主人的hyde,自己还是做一只幸运的吃闲饭的猫就好了。

&谢谢看到这里哦,真昼小天使真是太可爱了,让大家都忍不住欺负www
&不过最喜欢的是真昼的笑脸,健气果断爱直球的少年good job,小黑也很喜欢真昼的笑容呢(在角色盘里重复了两次真昼有阳光般的笑容)
&一定要看漫画原著,小黑和真昼的相处真是太有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