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屿之鹿

目前陷入小英雄的胜出坑中,可以接受轰出,其它一律NO THANKS,cp洁癖严重患者,不谈爆豪右边以及其它所有cp。

高三年更

【胜出】关于梦想的事

♛胜出

♛BGM:Yuri  on  ice 

和绿谷出久刚打完架的那天,爆豪胜己直到夜深也无法安眠。

他躺在床上,两只手都垫在脑袋后面,盯着天花板,脑袋里乱麻麻地无法思考,但他开始不由自主地回忆,以前的很多事,和绿谷出久有关的很多事。

他想到他们打架。

他们两个从小到大、大大小小的打架从来都是他赢,即使开学时他输给了绿谷出久,但那只是模拟场景的结果,和绿谷出久的单挑赢的还是他。

他想到他们的考试。

无论是文武,即使绿谷的笔试成绩从来都名列前茅,他爆豪胜己也从来没排在过废久后面。

他还想到更多的——他们一起踢球,他很轻松的掌握的技巧,绿谷出久却没法学会;他们一起扔石子,他的从来不会没弹七下就沉进水里,废久的却从没弹起过一下。

最后他想起更多的,是很多很多的,即使被揍趴下,那个废久却始终跟在他身后的那段漫长的时光。

他们的脚步一前一后,一个永远在追赶另一个,另一个又一步也不肯放慢,一直向前走着。

他从未发现过那个脚步有超过他的时候,即使现在也在不远的地方发出轻微的声响过来,他没有停,他身边的风景不断地变化,他身边的事物也不断改变着。

但是那个脚步,从他开始行走起就一直成为他身后的一部分。他无数次大喊你走错路了,你该来的不是这边,那个脚步也无数次的无视他的大喊,跌跌撞撞地往这边来。

他曾经想过,是不是以后很长时间里,只有他们两个自己才会记得这样的追赶,是不是只有他们才会像这样一直往前走去,直到他的步调快到对方无法追上,直到爆豪胜己作为第一英雄被世间熟知,直到绿谷出久终于安于他自己的位置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能够和朋友讲起自己幼时太过理想化的梦想。

等到他们都成为不同的人的时候,也许一前一后的脚步不会存在,也许他们几乎要形同陌路,但是一切又会以爆豪的某一次回家为契机,他能在家门前的某处看到要出门或是要回家的绿谷出久,他们会很平和的打招呼,然后稍稍叙旧,十几年的隔阂在他们成长为人后突然消散得无影无踪,之后他们会慢慢的拉近距离,走一遍本来在他们人生前十几年就该走完的路,之后他们仍然会是互相生命中特殊的存在。

也许绿谷出久在喝醉时仍然能想起放弃梦想的痛苦,一边哭着一边说着不甘心,但是等到醒来,他会不好意思地对他说抱歉,小胜,我情绪有些失控。然后爆豪胜己就可以毫不在意地一掌拍上他的后脑勺,在他吃痛抱怨的时候骂他一句废久你什么时候不要人操心。

可是没有,这些在未来都不会发生。

不甘心的是他爆豪胜己,情绪失控的是他,把人拉出去非要打一架的人也是他。

在第一次上基础课时胜了他的是绿谷出久,在体育祭上被宣战的是绿谷出久,被欧尔麦特认可的也是绿谷出久。

他从没有感觉被超过,但是他却越来越感受到,绿谷出久的脚步伴着风声而来,几乎吹动他所在路边的青翠的草丛,轻微的响声不再是在身后,而是随着他的脚步,于身旁的环境中萦绕。

他们从小到大,用了其他人成倍的时间才慢慢走到今天这样心结渐渐解开的程度。

绿谷出久不知道他们之前的关系为什么会这样,他也同样不知道。

因为陪伴着对方走过幼年走过青春的是他们,从来没有离开过对方的也是他们。他们本该亲密无间,他们本该占着对方身旁最近的位置被别人抱怨你们感情怎么那么好。

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

哇,那两个人真的是幼驯染吗?

我第一次见这样的幼驯染。

啊,是啊。老子也是第一次见我们这样的。

但和绿谷出久不同的是,在很久以前,他们还能自然说话的时期,爆豪胜己就已经隐隐有了预感——他们会变成不同的人。

在那个幼小的,会成长到如今的绿谷出久的孩子口中,他成为英雄会有像欧尔麦特那样的,面对任何困境都以狂笑面对的人生,无论对方处在怎样的困境,他都会去救,奋不顾身的。

而4岁的爆豪胜己则想,他会成为最厉害的,即使是欧尔麦特也会被他超越,因为英雄永远都会赢到最后,他一定是那个人。

所以他们成为了如今的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所以他们都想成为很厉害的人,所以他们会吵得凶闹得狠。

他们天生就是互补的,他们能在对方身上看见自己没有的,和自己能有的。

所以他们即使吵得不可开交,打得毫不手软,他们也没办法说服自己不被对方吸引,所以他们即使一边厌恶一边也能在对方身边前进下去。

至今,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已经以各种形式走完了他们相伴的十余年,未来,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都不知道他们前进的道路旁会是什么风景。

但是,至少现在,他们可以稍微期待着一点,他们慢慢走完该有的过程,最后站在同一个世界里的未来了。

至少,当他发现自己的身边突然多出一个人的时候,他能凶狠地瞪着他,看他有点紧张的表情,恶狠狠地嘲讽废久不愧是废久,终于赶上来了。

即使未来可能会被对方多走半步。

评论(5)

热度(48)